前脚改革后脚爆雷欠薪五个月这家AAA级国企背后隐藏了什么

每经记者 彭斐 李少婷 张寿林    每经编辑 汤辉 文多    

没有一丝防备,又一家AAA级国企出事了。

从目前来看,永煤控股的债务危机,在8月份就有了征兆。

当下永煤集团的窘迫现状已成为当地居民茶余饭后的谈资。11月16日中午,永煤集团附近的公交站台上,几个不相熟的市民等车之余聊起了永煤控股债券违约的现状。“现在都知道永煤欠着钱呢,这条街(注:指永城光明路上的部分建筑)都是永煤的,但都抵押出去了。”一位市民说道。虽然债券在他们的生活中并不常见,但居民们对永煤集团很熟悉,永煤集团员工也可能是他们的左邻右舍。

根据永煤集团本部员工的描述,工资不正常发放的情况并不是今年才开始的,一位员工向记者介绍,工资拖欠自2018年时就已经出现,但另有工龄较长的员工向记者表示,2015年时就已经出现了类似的情况,但像今年一样拖欠这么久则是从未有过。

“债务太多了,盈利微薄,入不敷出”,永煤集团本部员工认为,公司在前些年“负债”收购了不少“小煤窑”,但这些收购资产并没有带来效益,因而拖累了企业的发展。另有员工认为,永煤集团机构过于臃肿,“裁下去的(是)一线员工,机关科室人员过于臃肿,闲人太多,倒是没见裁”。

11月16日,《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走访漩涡中的永煤集团

10月1日上午,在有着数百年历史的辽宁沈阳中街,3万面五星红旗迎风招展,伴随《今天是你的生日》的旋律,1500余名来自企事业单位、社区、学校、商圈的群众代表挥舞着国旗边走边唱,拉开了“祖国万岁”大型快闪活动的序幕。北京市东城区举办未成年人“向国旗敬礼”网上签名寄语活动,吸引近14万人参与。山东济南大明湖公园推出“盛世华诞月圆明湖”游园会,精彩的文化演出和品类丰富的美食、文创产品让游客接待量再创新高。河南安阳红旗渠景区开展“我和国旗合个影”活动,新乡宝泉景区开展千人现场诵读《读中国》活动,受到游客点赞。

从豫能化集团披露的信息来看,在这个需要偿还的子公司债务融资工具,就是永煤控股的“20永煤SCP001”。

10月1日,北京游客张欣来到广州南越王宫博物馆参观,这是她到广州旅游的第一站。“先到这里参观,是想追根溯源。在这里不仅可以了解到2000多年前的南越文化,还可以通过‘云山·珠水·羊城——名城广州的历史记忆与都市新貌展’了解到广州城的前世今生。”像张欣这样到博物馆参观的游客不在少数,据统计,南越王宫博物馆在长假期间日均接待观众4000人,约为平日的5倍。

在辽宁沈阳,10月2日上午9时,来辽宁省博物馆参观的观众已经在门口排起了三十几米长的队伍,等待核验预约码和健康码后进馆参观。陕西秦始皇帝陵博物馆“人气爆棚”,国庆中秋假期8天时间里共接待购票观众339354人次,兵马俑专线公路几乎每日都会出现拥堵。在江西南昌,汉代海昏侯国遗址公园成为热门“打卡地”,长假期间该园网上预约人数每日都达到7000人的预约上限。故宫博物院长假期间的门票在9月底即已约满,为满足观众参观需求,又自10月1日起上调每日预约观众数至3万人。

今年1月2日,永煤控股在债券市场发行“2020年度第一期超短期融资券”,简称“20永煤SCP001”,票面年利率为4.50%。按照既定时间,这笔发行规模为10亿元的超短融,兑付日为今年9月2日。

据永煤集团介绍,目前企业生产经营基本面稳定。而就债券违约问题出现的原因,永煤集团方面对《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表示,今年以来,受到疫情、国际油价暴跌及近期债券市场热点事件等多重因素影响,导致企业暂时出现流动性资金压力增大。

违约早有征兆:豫能化集团9月已替其代偿10亿

在偿债资金安排上,永煤控股提到:“主要偿债来源为公司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发行人还可以通过变现资产、银行借款等方式提供还款保障。”

伴随着永煤集团营收壮大的是其对资金的需求。永煤集团曾在融资上有过多番尝试,2007年起,永煤集团试图闯关IPO,但据《大河报》2013年报道,由于与豫能化集团控股的“大有能源”存在同业竞争问题,永煤集团被挡在A股门外。

然而,《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在调查中发现,在员工欠薪、“子债父偿”等征兆发生前,永煤控股、豫能化集团的财务问题,其实早有端倪。这家与母公司在资金上深度捆绑的企业,还隐藏着更多困境……

让市场诧异的是,作为河南省最大国企河南能源化工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豫能化集团”)的下属核心骨干企业,永煤控股截至9月末货币资产达400多亿元,但连10亿元都拿不出来。而永煤控股主要子公司永煤集团也曾有过年利润几十亿元的辉煌过往。

此外,永煤集团方面介绍,近期,河南省政府对永煤控股股东河南能源注资150亿元,剥离化工板块和其他非主业资产,实施改革放权、激发企业内生活力、强化业绩导向等措施。

10月1日晚,广州塔旁,1000架无人机组成的编队徐徐升空,变幻出“中秋国庆”字样组成的灯笼图案,呈现出广州塔、五羊雕像、琶洲会展中心等城市建筑剪影和钟南山院士等抗疫战士肖像,为观众带来了8分钟的精彩光影表演。在北京城市副中心,长达170米的水幕上,22台激光投影机投射出巨幅多媒体水幕秀,让夜晚的大运河更加迷人;在南京熙南里历史文化街区,各色花灯琳琅满目,还原出几百年前金陵笪桥灯市盛景。

在公司员工看来,永煤集团的优越待遇似乎也随着IPO机会一起离开了。“2010年到2013年比较好,那段时间涨工资,奖金也多,2013年之后就走下坡路了。”在永煤集团工龄超过十年的一位本部员工向《每日经济新闻》记者一边回忆,一边慨叹当下永煤集团捉襟见肘,“如果不是疫情,我也辞职出去打工了”。

永煤控股在发债资料中提到,公司作为豫能化集团最重要的组成部分,一直为后者第一大子公司,截至2020年6月末,发行人总资产占豫能化集团总资产比例超过50%。

今年中秋节恰逢国庆长假,各地文娱活动融入家国主题,让广大群众在节假日中感受浓浓爱国氛围,共同为祖国庆生。

10月5日至7日,2020北京草莓音乐节在北京世园公园1号门附近草坪举办,距离2019北京世园会落幕一周年,世园公园再次迎来客流高峰。长假期间,共有8万游客入园游览,3万余观众参加了北京草莓音乐节。作为疫情以来北京地区首次举办的大型公众活动之一,热闹的音乐节将节庆气氛推向了高潮。

长假期间,不少城市的夜空被绚丽夺目的灯光秀点亮,带给市民和游客新奇的夜生活体验。

在“20永煤SCP001”即将到期之前,豫能化集团在8月14日公布的《河南能源化工集团有限公司2020年度第二期中期票据募集说明书》显示,本期中期票据发行拟募集资金10亿元,所募集资金拟全部用于偿还子公司债务融资工具。

参观热情高涨的背后是展览内容的强大吸引力。长假期间,多地博物馆通过精心策划,推出精品临时展览,为观众带来一场场文化盛宴。

目前大型演唱会尚未完全恢复,音乐节和Live house成了乐迷休闲娱乐的热门选择,消费数据表现亮眼。大麦数据显示,10月1日至8日,全国大型音乐节共计20余场,比去年同期增加130%,票房同比去年提升113%,超六成用户跨城追星。

“干脆破产算了,反正也不发工资。”两位永煤集团员工在交流近况时泄气地说道。实际上,不少永煤集团的员工都有怨气,原因就在于永煤集团工资发放出现了问题。

虽然长假期间线下演出火热,但疫情防控并未松懈。北京音乐爱好者蔡隽明说:“我10月6日参加了北京草莓音乐节,现场观众需要经过3道检测,方可进入场地。不仅需要本人健康码和门票,还要进行两次体温监测,并严格安检。观众实名制入场,信息可追溯。”如此严格的疫情防控举措令她感到踏实。

夜幕降临,伴随着江汉关的钟声,“祖国万岁”字样出现在武汉长江、汉江两江四岸的大型楼宇上,一只凤凰涅槃重生,从黄鹤楼缓缓挥舞翅膀,飞上天空……9月30日晚,一场震撼人心的大型灯光秀在武汉上演。灯光秀以“致敬祖国”为主题,分为“中国精神”“中国力量”“中国担当”三部分,既有向英雄致敬、复工复产的画面,也有黄鹤楼、江汉关等武汉地标的呈现,还有万里长江、56个民族心连心手相牵等元素展现。灯光秀一连9晚举行,持续到10月8日。

走进河南永城,永煤是难以忽视的存在,冠以“永煤”字样的医院、宾馆、文体中心散落在城市中,作为当地最知名的国企之一,永煤已然与城市发展融为一体。

需要注意的是,除了永煤控股,11月有多家发债企业遇困,它们数量不多,但主体多为国企,债券存量规模较大、信用事件发生前均为AAA评级。经此一事,债市中的“国企信仰”是否被彻底打破?截至目前,今年债券市场违约金额达1262.83亿元,未来影响如何?

永煤控股“意外”爆雷后第二天,蝴蝶效应迅速显现,中诚信国际火速将永煤控股及其控股股东豫能化集团的主体评级,由AAA下调至BB,并列入降级观察名单。多只煤企、城投、地方国企境内外债券持续下跌。

据大麦《2020演出国庆档观察》显示,国庆期间,线下演出超4000场;二线及以下城市消费需求格外旺盛;市场消费结构“年轻化”趋势明显,“95后”和“00后”成为国庆档线下演出消费主力军。

违约背后:本部已经5个月没发工资

永煤集团曾被作为“逆袭”的样本推介。根据永城市政府官网的介绍,永煤集团1997年首对矿井投产后出现严重亏损,2000年亏损1.18亿元,为全省第二亏损大户,当年7月份后新领导班子调整发展思路及结构,企业步入良性发展轨道。据河南省政府官网,2007年永煤集团营业收入达到351亿元,利润33亿元。

相比于债券市场违约的“意外”,在永煤控股本部所在的河南永城,这个与城市发展早已融为一体的企业,已拖欠了员工数月工资。

线下演出外,长假期间佳片云集,掀起观影热潮。2020年国庆档以39.5亿元票房成绩收官,成为史上第二高票房的国庆档。灯塔数据显示,今年国庆档放映场次达314万,观影人次共计9959.4万;票房排名前三的电影《我和我的家乡》《姜子牙》和《夺冠》,合计贡献了九成票房。

“十三五”以来,中国博物馆建设步伐加速,平均每2天新增一家博物馆,达到平均25万人拥有一家博物馆。不同门类的博物馆和高质量展览正不断满足群众日益增长的文化需求。据统计,截至2019年底,全国备案的博物馆达到5535家,比新中国成立初期的21家增长了260多倍;免费开放的博物馆达到4929家,全年接待观众10.22亿人次。

四川博物院长假期间接待观众40755人,其中大部分游客都是冲着博物院假日期间特别推出的“天路长歌——唐蕃古道沿线七省区精品文物联展”而来。精心遴选的来自青海、甘肃、陕西、宁夏、新疆、西藏、四川等7省区的189件/套精品文物,反映出唐蕃古道对汉藏文化交流的特殊价值及其对沿线地区的重要意义。北京八大山人纪念馆长假期间推出的“浑无斧凿痕·对话齐白石——北京画院典藏作品展”,汇集了北京画院馆藏的85件齐白石作品,包括《群鸡图》《山溪群虾》《柴耙》等精品,部分齐白石手稿也首度面向观众展出。

对于为何由豫能化集团发债代偿,永煤控股并未说明。不过,对于身为一家国有独资特大型能源化工集团、乃至河南省最大国企的豫能化集团,永煤控股确实扮演着极其重要的角色。

不过,《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调查发现,最终偿还该笔资金的,并不是发行人永煤控股,而是其母公司豫能化集团发债偿还。

在上述四期超短融偿债资金安排上的说法,永煤控股在募集说明书中给出的计划,均与“20永煤SCP001”如出一辙。不过,从今年发行的四期超短融来看,相比于“以债养债”,永煤控股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似乎并没有派上用场。

除北京外,草莓音乐节还在成都、哈尔滨开唱。青岛凤凰音乐节、上海国潮音乐嘉年华、成都仙人掌音乐节、苏州乐园森林国际电音节、Forever Young海口音乐节等也在各地开唱,让爱好音乐的人们相聚在一起,尽享假日生活。

带有“永煤”标记的建筑散落在永城中

“现在降工资,每个月在原来的基础上降一点,大约降薪7%。”另一位永煤集团本部员工介绍,不仅工资减薪,社会保险缴纳也出现断缴情况,公积金则是仅在工资中扣除个人缴纳部分,而企业缴纳的部分则在去年7月后就已经停缴。

不过,这样一家骨干企业,在自身造血功能上,却并不乐观。《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注意到,2020年以来,永煤控股共发行过4次超短融(即超短期融资券),在募集资金用途上,第一期、第四期均被用于“归还发行人即将到期的债券”,第二期、第三期的全部资金则被用于“归还发行人或子公司的有息负债”。

11月10日,永城煤电控股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永煤控股”)公告称,因流动资金紧张,“20永煤SCP003”未能按期足额偿付本息,已构成实质性违约,违约本息金额共计10.32亿元。

多位永煤集团本部员工向《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证实,永煤集团本部的工资已经5个月没有发放,最近一次工资发放是在本月初,但发放的是今年5月的工资。而即便是工资发放,也并非足额,一位本部员工介绍,其正常工资是六千元左右,但本月初只收到四千余元。

剧场演出方面,戏剧、相声演出全面恢复。开心麻花、孟京辉系列话剧、德云社相声大会等在各大剧场开演。大麦数据显示,长假期间,全国剧场演出3400余场,比去年同期增长6%,其中,上海、杭州、南京等长三角城市成为剧场演出票房贡献重镇。

这样的“碾压”在数字上来看是有依据的:永城市政府官网介绍,在以营收为标准的全国500强企业的排名中,2015年时永煤集团、神火集团分别排在第130位、385位。

一位永煤集团的员工介绍道,在他初入职时,永煤集团的待遇要比神火集团优越不少。

作为纳入永煤控股合并范围的主要子公司,永煤集团是永煤控股在煤炭板块的经营主体。相较于永煤集团,同样位于永城的河南神火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神火集团”)总部大楼气势略显不足——隔着“光明路”的“邻居”永煤集团的总部大楼更新一些,“个头”也要比神火集团高上三分之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