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BA外援后悔将妻儿送回美国中国现在更安全

受新冠病毒疫情影响,全球众多体育赛事暂停,ESPN记者Jonathan Givony撰文介绍了疫情对全球各国篮球联赛的影响,在介绍CBA的部分时,一些CBA外援坦言中国目前是比美国更安全的地方。

一位匿名CBA美国外援说出了心里话:“中国现在是比美国更安全的地方,至少我能继续领到薪水而不会被禁赛,随着欧洲疫情的发展和经济受到的影响,下赛季中国和欧洲联赛的工资差距可能会继续扩大,我在进行未来财务规划时必须要考虑这点。”

1月22日,得知武汉急需重症医学科的医护后,张露主动请缨,要求驰援武汉。

前北卡大学后卫阿莱里克·弗里曼(Allerik Freeman)在与土耳其一支球队的合同被买断后,于1月初抵达中国。疫情爆发后,他是唯一留在中国的美国篮球运动员,他选择在中国呆了十个星期,每天与队友一起训练两次。

张露说,他仍惦记着武汉的“战友”,若组织批准,他愿再度逆行。(完)

1月23日下午3时,张露等一行3人抵达武汉金银潭医院。来不及休息,他与当地医务科简单沟通后,直接来到南5楼重症病区报到。

39天里,每天,他都像一台机器一样,高速运转。

1月25日,医院给张露排了第一个24小时的班,他整整一天都待在病区,给患者做气管插管、深静脉穿刺、调整呼吸机、观察病情、翻身拍背、俯卧位通气……

弗里曼告诉ESPN:“起初我的签证弄了很长时间,由于疫情和春节的关系差不多直到2月中旬才搞定。那时候我认为离开中国去另一个联赛也有风险,一旦疫情蔓延可能适得其反。我唯一的遗憾是我决定将未婚妻和5岁的孩子送回了美国。有时候我希望能把他们留下和我住在一起,因为在美国情况似乎更糟。”

由于没有家属陪同,整个晚上,张露几乎一直守在老人身旁,观察心跳、脉搏、血氧、血压等各项指标。通过抢救,老人终于从死亡线上拉了回来。慢慢地,老人病情有了好转:从不能动到能动,从生活不能自理到可以照顾自己。

回到襄阳,张露走进指定酒店,开始为期14天的隔离观察。当他走进房间后,第一件事不是向家人报平安,而是向“战友”询问几名重症患者的病情。张露说,这39天,会让他一生难忘。

一天晚上,一名73岁的奶奶被送进病区,已处于昏迷状态。医护人员立即给老人用上了呼吸机,做了床旁超声检测,并开始紧急治疗。

张露说,最让他难忘的是,和其他专家组成“临时班子”,完成支援中首例ECMO放置。ECMO是一套人工心肺系统,它能替代患者原有的心脏和呼吸功能,让不堪重负的心肺得到休息,为挽救生命赢得转机。

张露在工作中 受访者提供 

“在病区,接触的都是危重症患者。”张露说,他最开心的事,莫过于看到重症患者一天天好转。

在病房的这段日子,老人一直把张露当亲人。张露说,每当走进病房帮老人拍背咳嗽时,老人总是操着浓重的湖南口音向他道谢:“我的家人不在这儿,你就是我的亲人!”

“似乎在美国出现了恐慌,而在这里人们都呆在家里,只是彼此不走动。生活从表面上看已经恢复正常了,人们开始四处走动,街上人流攒动、车水马龙。大多数餐馆和商家都开业了,这些迹象都表面一切都趋于正常了。人们出门仍然戴口罩,并且测体温,我每天都要测体温,有时候一天两次,在我住的酒店,去的餐厅、商店、训练馆等都有安检人员检测。我不知道如果发烧会怎样,我估计是不让进入吧。”

张露在工作中 受访者提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