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讯这是宝贵的一课——澳大利亚医学生的抗疫故事

通讯:这是宝贵的一课——澳大利亚医学生的抗疫故事

新华社悉尼4月24日电 通讯:这是宝贵的一课——澳大利亚医学生的抗疫故事

后脱欧时代 欧盟团结问题面临挑战

“在这个时候身处一线是一种独特的优势,你可以得到第一手信息。我学到了很多关于流行病和医疗系统如何去应对的知识。另一方面,我现在承担的很多任务也是我毕业后即将面对的,从某种意义上说,这段经历让我提前进入了工作状态。”卡娜格拉杰说。

疫情之下,在医院工作还是有一定风险,但家人和朋友的支持让学生们坚定了信心。

第三,预算“返还”机制是否延续?根据现行规则,成员国就某项欧盟预算的受益程度若严重低于他国,可主张欧盟返还已缴纳的部分“会费”。英国“脱欧”后,法国等国希望终结“返还”机制,但荷兰、奥地利等国坚决要求保留,避免成员国出资进一步失衡。

欧盟希望增加在气候、移民、数字化和安全方面的支出,但净贡献国拒绝增加出资,而受益国希望保留他们在农业和发展方面得到的支持。

德国等净出资国对欧盟补贴依赖度低,主张削减对传统项目的财政支持,加大对气候政策等新议题的支持;而东部欠发达成员国认为,削减“团结基金”将制约自身发展,扩大与发达成员国的差距。

在特殊时期以这样一种特殊方式去体验将来的工作,对学生们来说,是一次有益的职业训练,更是一次宝贵的人生经历。

欧盟官员警告说,如果各成员国到年底依旧没有达成协议,欧盟将不得不冻结2021年以后的大部分项目。欧盟的学生交换项目、科研岗位、区域工程、边防安全等方面都会受到严重影响。

此次峰会再次暴露出南北欧和东西欧国家、发达和不发达经济体对优先问题的歧异。近年来,由于英国脱欧、难民危机和右翼势力抬头等因素影响,在欧盟内部,中东欧国家与西欧国家间龃龉不断。

此次峰会原定只有20日一天的会期,但由于各成员国无法达成一致,会期被拖延到21日。德国总理默克尔在会议结束时称,彼此仍存在太多歧异,以致无法达成协议。

与此同时,欧洲央行警告经济前景不要太乐观。经济报告显示欧元区仍陷于严重滑坡。欧洲央行还警告了潜在的贸易问题,称由于“贸易转移”,欧盟或损失部分出口,并指出美国和欧盟仍未解决关税问题。

本次峰会是英国正式“脱欧”后的首次欧盟国家领导人会议。美联社称,欧盟成员国在英国脱欧问题上展现出的团结已消失殆尽,取而代之的是围绕自身利益的争斗。

“医院将他们的需求告诉了学校,我看到后就去报名了。”卡娜格拉杰告诉记者。

新华社记者郝亚琳 郭阳

距离毕业还有8个月左右时间,澳大利亚墨尔本大学医学生阿比·卡娜格拉杰已经提前“上岗”了。

据他介绍,学生们会被分配到不同的医院和不同的科室,一般是一周工作5天、每天4小时左右,因为学生们还需要兼顾学校的学业。不过,这份工作是有报酬的,这样正好也缓解了部分学生因为疫情无法从事兼职工作的经济压力。

申请批准后,她被分配到墨尔本市中心以西约10公里的富茨克雷医院,工作时间和时长视医院的具体需求而定。目前,她已工作三周。

由于新冠疫情暴发,医护人员工作量倍增。墨尔本所在的维多利亚州政府决定征召已退休的医生护士和受过专业培训的人员参与医疗系统工作,让更多医护人员可以腾出手来应对疫情,像卡娜格拉杰这样处于学业最后阶段的医学生也成为招募对象。

第二,“蛋糕”怎么分?欧盟预算主要围绕三大部分,即农业补贴、推动地区均衡发展的“团结基金”,以及促进研究、创新、移民、防务等新议题的预算。

“我主要干的还是一些辅助性工作,比如接电话、跟踪检测结果等。我们有时也在医护人员的监督下做一些程序性工作。总之,就是尽我们所能减轻他们的工作压力。”卡娜格拉杰说。

西帕拉说,她得到了很多知识和感悟,包括在疫情之中医疗系统需要发挥的作用和具备的品质,以及如何与不同的人结成团队、分工合作。

波兰华沙大学欧洲中心主任格拉茨克分析说,目前东西欧国家在司法、移民、环境、预算分配以及对外关系上存在诸多分歧,这是英国“脱欧”后影响欧盟未来走向的关键因素之一,能否弥合这些分歧也是对欧盟决策力和执行力的考验。

另一名学生西帕拉告诉记者,她在报名后告诉了父母,尽管父母有些担心,但还是决定支持她的选择。

报道称,即便提案在欧盟峰会上获得一致通过,接下来还须由欧洲议会投票批准才能生效。但由于欧盟理事会目前设定的预算总量,比欧洲议会提出的目标少了2300亿欧元,所以外界认为欧盟2021-2027年长期预算无法按期执行的风险正在扩大。

“我和其中几个孩子聊了聊,他们非常热爱自己的岗位。在这种时候,每个人都希望自己能做点儿什么,这份工作使他们觉得能够学以致用,而且他们确实干得很不错。”卢告诉记者。

《欧洲政治周报》报道,欧盟成员国的预算立场分歧严重,主要集中于4方面。

欧盟的万亿欧元预算是其政策的基石,使农民能够与来自发展中国家的进口竞争,帮助较贫穷的国家赶上富裕的国家。此次峰会主要议题是,如何填补英国脱欧留下的750亿欧元的大窟窿,欧盟不断变化的优先事项也需要更多资金来解决。

围绕4大难题 27国分歧明显

卡娜格拉杰工作的医院有20多名墨尔本大学的医学生。“我们可以聊聊天,一起帮着出主意,一些不是学医的朋友也很关心我,经常打电话问问我的情况。”

第四,预算是否绑定政治?部分西欧、北欧成员国希望借欧盟预算强化对成员国政治、法治状况的约束,一旦认定有违欧盟传统价值观,可切断相关预算支持。这一举措被视作针对波兰、匈牙利等对欧盟有政治抵触的成员国,在欧盟内部引起不小争论。

同她一样自愿报名支援一线的医学生还有很多。墨尔本大学负责这一项目的老师斯蒂芬·卢说,他们收到了超过1900份申请,其中不仅有澳大利亚本地学生,还有不少国际留学生。

此外,法国作为发达国家和农业大国处境尴尬,因自身财政困境而无力多出钱,同时不希望农业补贴削减太多。

第一,讨论的起点是预算规模问题。欧盟委员会建议最新财政预算总额占全体成员国国民总收入(GNI)的比例为1.074%,即1.09万亿欧元。但荷兰、奥地利、瑞典和丹麦等预算净出资国要求比例不高于1%,希腊等东南欧净受益国希望比例进一步提高。